《等一个人咖啡》--九把刀 最近迷上了一本小说

日期:2019-02-25   

一边要努力回忆起旧的部份,一边,又要控制正促成为我生命的那一部份。

属于他的拼图,却是我所看过,最简略,最不修饰,最直接了当的。

“你煮的咖啡太好喝啦,万一我当前喝不到这么好喝的咖啡该怎么办?”

记忆的拼图不是逝世的。

什么叫恋情、如何去爱、怎么被爱,或是正经八百地定义什么才叫真正的幸福、靠山会倒靠人会老幸福还是靠本人最好。

接着规定这种烂咖啡每日只供应两杯,一杯给自己、一杯得请老板娘,如果点了老板娘特调的话,就可能跟世界第一美女聊聊、聊一杯咖啡的时间。”

还有跟自己的联系。

“好无聊喔,这样有谁会点这种咖啡?岂不是砸了自己的店招牌!”我大笑。

我学着周星驰电影“食神”里的经典对白。

记忆是逐渐累加,越来越多,越来越庞杂,于是碎片始终拼凑不完。

《等一个人咖啡》--九把刀 最近迷上了一本小说

但越是简单的图形,例如蔚蓝的天空、茵茵绿地,却往往是最难拼成的。

由于每一片都太朴直,太单纯,许久都不会明白上一块跟下一块之间的关系。

玩过拼图的人都知道,复杂的图形反而容易把持,因为每一块都那么特异,很快就能知晓它应放置的坐标。

“如果然有那么一天,教你一个办法。”他正经八百地却又说着搞笑的内容:“你就开一间咖啡店,终日瞎煮一堆乱七八糟的咖啡,取名叫老板娘特调,而后每次煮的内容都不一样,唯一相同的地方,大略就是难喝的要去世吧?

“一点都不无聊。假如有一个人,每天风雨无阻,就算走路碰高下雪、就算开车遇到龙卷风、就算大地震将他前面的路裂成好多少条缝,他都会克服万难,敲敲你的门,一脸腼腆地向你说:老板娘特调,两份。”